第四千三百三十三章 帝劫

“无定神海,以及周围星域,已完全化为时空人祖的始祖秩序场。”

“这里是他的绝对自我天地,有至强统治力。”

“彼此连天——以前在殒神岛主那里,只是一座厉害的空间阵法。而在时空人祖这里,怕是他一道念头,就能做到。彼与此,哪怕相隔无尽遥远的星海,也能一步跨越。”

张若尘将在剑界与时空人祖试探交信息。

锋的经过讲述出来,与纪梵心相互交换

说到底,二人对时空人祖的了解,都十分有限。

都只试探性的交锋过。

交换信息,才能更了解对手。

张若尘与纪梵心并肩走出星尘谷,身上始祖气韵冲塞天地,如大帝与帝后出征。

向十数万亿里外的无定神海行去,有一种君临宇宙的煌煌天威。

张若尘身后跟有五道身影,个个神威浩荡,超脱自然,屹立于星海顶端,可统治宇宙之一方。

分别是:

一手持滴血剑,一手托时空混沌莲的“池瑶”,头顶二十六重天宇世界,法妙无双。

“葬金白虎”脚踩一片金色海洋,头顶的葬字照耀星空。无定神海的末日堡垒,是用北泽长城和葬金物质铸建起来,它有信心,助张若尘破之。

“魔音”体态返祖,化为吞云魔藤。藤蔓笼罩范围,化为一片九彩色星云,遮天蔽日。www.saron.com.cn 果o小说网

“怒天神尊”脚踏冥河,头顶不动明王大尊的二十七重天宇世界。

“灵燕子”站在一道太极圆圈内,太极圆圈又被鸿蒙之气填满。她似乎是在蕴养一座宇宙,太极圆圈就是宇宙的轮廓。

纪梵心身后,只跟了石叽娘娘一人,美颜绝伦。

她乃始祖,更有万古一品之美貌,是可以载入史册的传奇。但站在纪梵心身旁,却沦为陪衬,似伴月的星辰。

张若尘继续道:“那天我距离他真身,只在咫尺之间。但就算自爆己身,想要将他带走或者重创其本源的可能性,绝不超过五成。逼他离开无定神海,或者摧毁无定神海,破了他的秩序场,他想全身而退就没有那么容易了!”

“就算摧毁了无定神海,他还有神界。无定神海他才经营多少年?&“纪梵心微微抬头,看向万千祭祀光柱的尽头。

张若尘道:“你对神界了解多少?”

“冥祖或许了解得多一些,但我……不会比你了解得多。当然我指的是人祖藏在神界的终极秘密,至于神界的大地脉络和人文风俗,这些东西掐指就可推算。”

紧接着,纪梵心又道:“你认为,人祖为什么不惧你我联手?除了七十二层塔,他最大的依仗是什么?”

张若尘早已深思过,同时相信纪梵心也一定思考得很透彻。

她这般问,显然是想在动手前,与他达成目标的一致性。

张若尘道:“我能看到的,有三大威胁。神界的深邃,天地祭坛的未知,还有始祖神源的毁灭风暴。”

张若尘有绝然之心,欲自爆己身,与时空人祖玉石俱焚。

但他凝视深渊,深渊何尝不是在凝视他?

时空人祖怎么可能不用这一招?

要将始祖杀死或者重创至战力大损的手段就那么一些,欲将张若尘杀死在对决之前,这是最有效的一招。

石叽娘娘秀美皱起,摇头道:“不可能,神界占尽上方,哪怕帝尘和姑娘联手,大家也只是分庭抗礼的局面。神界那几位始祖,怎么可能甘心以自爆神源的方式,与我们同归于尽?”

“没错,非绝境,任何始祖都不会选择自爆神源。自古以来,也仅地藏王一人。包括,如今的帝

尘,你是否还有与时空人祖玉石俱焚的果断决心?”纪梵心看向张若尘。

当有了赢的机会,或者说有了逼时空人祖退让和妥协的实力,张若尘的确已经做不到第一时间就玉石俱焚。

张若尘并不是没有了视死如归的意志,而是看到了希望。

若是有活的机会,谁愿意死?

这样的希望之火,一旦点燃,始祖便失去了与敌同归于尽的能力。时空人祖将有无数种办法,置张若尘于死地。

就像当初的尸魇!

尸魇若从一开始,就抱有与敌同归于尽的决心,无论是张若尘,还是第二儒祖、黑暗尊主,都绝对要避其锋芒,不敢靠近于他。

就是因为他一开始的时候,根本没有这样的决心,所以最后竟死在一群始祖之下的修士手中。

张若尘必须直视自己的内心,此刻的他与当初的尸魇,其实没有多少区别。

张若尘道:“没有与你联手前,时空人祖会惧我。与你联手后,时空人祖反而不惧了!斗到最后,若不能在修为战力上呈碾压态势,就只能从人性上寻找机会。”

纪梵心道:“颜庭丘自视甚高,绝不会自爆始祖神心,可第一个排除在外。”

张若尘道:“人祖会放心将荒月交给黑暗尊主,一定是在荒月中布置了手段。但,若是荒月会让黑暗尊主生死不由己,我想以他的心气,绝不会妥协。所以黑暗尊主,可第二个排除。”

纪梵心道:“慕容主宰……你可有看出他神魂意识的来历?”

“第一次见的时候,就有熟悉感。但他毕竟是真正的始祖,可将天机和过去隐藏,我至今未能洞悉他身上的因果。”张若尘道。

哪怕修为高到张若尘和纪梵心的地步,始祖依旧有一定的反制之力。

就像张若尘以有始有终的境界,可以一定程度上,反制时空人祖一般。

纪梵心道:“慕容主宰被虚鼎重创前,始祖神心肯定没有被人祖控制。现在,倒是不好说了!”

“始祖早已命格唯一,可分神全宇宙。其神心怎么可能被控制?”

做为始祖,石叽娘娘很有发言权。

她虽自认不是张若尘这种存在的对手,甚至可能逃都逃不掉。但张若尘想要奴役她,想要随意摆布她,却是没可能的事。

“击溃其意志,磨灭其心性。破其道,奴其魂。以人祖的修为,怎么可能做不到?那时,人祖只需一念,慕容主宰就会自爆神心来攻伐我们。”

紧接着,纪梵心又道:“当然这种状态下的始祖,已经不能称为始祖了,只是一具傀儡,精神意志和战力将远不及当初的慕容主宰。这就是我判断的依据!”

“这样的始祖,梵心可能使用精神力压制其自爆神源?”张若尘问道。

纪梵心道:“那要看,与我对抗的是始祖自己,还是始祖背后的人祖。更要看,大家所处的状态。总之始祖自爆神源这一招,任何修士都必须万分警惕。否则就算不死,也就注定败局,沦为人祖的猎物。

“其实还有一人,我很担忧。”张若尘道。

纪梵心道:“天魔吗?”

营救天魔的那段时间,九死异天皇和老酒鬼皆在神界,纪梵心能够知晓此事,张若尘并不意外。

况且,宇宙中又有多少秘密,瞒得过九十七阶的精神力?

天魔一直没有现身。

加上营救的过程太过顺利。

再加上天魔居然能够活到这个时代,显得太过诡异,所以张若尘一直心怀猜疑。

时空人祖要在短时间内,磨灭慕容主宰心性,奴其魂,是一件极难的事。

但天魔被囚禁在神界一千多万年,时空人祖有太多的时间,在他身上布置。

直到这一刻,池瑶和怒天神尊才恍然意识到,原来站到张若尘和纪梵心那样的高度,是从来没有将天魔视为盟友,而是视为了极大的不确定因素。

想要将他找到,也只是想印证猜测,或者直接清除隐患。

纪梵心道:“其实,始祖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始祖的精神意志,当没有了这份精神意志,九十六阶之下自爆神源,并不是那么可怕。”

在场许多人侧目。

这哪是不将始祖放在眼里?

这是将始祖自爆拼死也不放在眼里。

但想到“九十七阶”的精神力,恐怕是整个宇宙古往今来的独一份。她有一些什么样的手段,张若尘和石叽娘娘这样的始祖都不好揣度,更何况是他们这些始祖之下的修士?

纪梵心道:“在我看来,最大的威胁,还是天地祭坛。”

张若尘点头认可:“始祖自爆神源,是摆在明面上的,我们自然会提前思考应对策略。但天地祭坛,消耗了宇宙中大半的资源,就绝不会是摆设。而自古以来建立在宇宙中的那些祭坛,很可能也是人祖布局的一环,这样悠久的时间,这样庞大的祭坛群,一旦真是某种手段,将颠覆我们的想象。”

“看不透的,才是最可怕的。”纪梵心道。

八人前行,一步一天地,在急速拉近与无定神海的距离。

已经进入人祖布置在这片星域的秩序场。

张若尘气势在不断攀升,逸散出来的神气和规则,将秩序场冲开,道:“无论怎么说,都必须先摧毁无定神海上的主祭坛和五千多座天地祭坛。人祖的态度很诡异,我们不能一起犯险,此事交给我。梵心,你留在无定神海之外,以应对一切突***况。”

“你要独自迎战时空人祖?”纪梵心道。

“以我现在的修为,怕是还不够。

但,我若能逼他先一步用出底牌,看清他的策略,优势就会倒向我们。”

张若尘双手微微抬起,九鼎全部释放出来。

包括刚刚从纪梵心那里拿到的虚鼎。

九鼎围绕他身体缓缓旋转上升,快速变大变重,爆发出越来越明亮的光华,扭曲了时空,昼夜在轮换。

传说:

得九鼎者,号令天下,万族遵从,诸天朝拜。

在宇宙无数岁月中,九鼎几乎从未被人集齐过。如今九鼎归一,立即形成质变,相互牵引,让整个宇宙都为之颤动。

“九道流动,引天地规则沸腾,全部向北方宇宙汇聚而去了!”

“不是北方宇宙,是更北的北泽长城,是无定神海。”

“快看……那是什么?九……九颗神星升起,照亮了整个北方……星空被点亮了地狱界和天庭的修士尽皆震动,无论在多么偏远的地方,都看见了北方星海尽头升起的九颗巨大星辰。

太明亮了!

爆发出来的力量气息,像荒古九大巫祖一起降临这个时代,让许多修士生出莫名的敬畏和感动,继而跪地叩拜。

问天君脚踩始祖夜叉王的庞大尸身,远眺北方。

看见的,不仅是撑起九鼎的张若尘。

还有,与张若尘一起站在无定神海之畔,向风迎浪的另外七人。以及,黑暗虚空中,米粒流光一般急速逃亡中的剑界诸神。

“这场始祖、大帝、长生不死者的末世对决,最终还是爆发在剑界星域!”

问天君长叹,将始祖夜叉王镇压到神境世界后,快速消失在黑暗之中。

必须得去找残灯和尚。

只有问天

君知道,这和尚解开心结,脱下佛衣,是何等之强大,是一位足可影响战局走向的存在。

83中文网最新地址

残灯,本就是他请来这方宇宙的。

巍峨冥城,盘缠卍字青龙。

阎无神吸收尸魔始祖尸身中的始祖物质和血气后,肉身伤势在极短的时间内疗愈,体内血气不输真正的始祖,达至前所未有的旺盛程度。

但神魂的伤势,却比他想象中影响大。

使得他根本无力去冲击始祖大境。

卍字青龙吸收鸿蒙黑龙的骨骸后,肉身更进一步,每一片龙鳞都似碧绿的仙翡,始终能追上阎无神的脚步。

一人一龙,面对始祖,也可正面碰撞。

“这等惊天动地的气象,古来哪位始祖可比?掌九鼎后的张若尘,才真正是一代大帝了,足可叫板长生不死者。”

阎无神背负双手,站在冥城之巅,体内血液在沸腾,为此生有这样的同代对手而兴奋。

但眼中,却是掩盖不了的落寞和不甘。

如此古往今来都罕遇的始祖、大帝、长生不死者生死交锋,却没有自己的一份,无法参与进去。像他这样的人,又怎会不痛苦?

地荒宇宙。

宝珠地藏带领大批僧侣,走在三途河的河道上,向地狱界进发。

看到宇宙北方升起的九颗神星,妙目涟涟,将禅杖插在地上,率先跪伏,顶礼膜拜。

身后僧众,跟着一起停步叩拜,念诵未知经文。

时空人祖站在主祭坛的顶端,脚下碧海连天,眺望千亿里外海边的张若尘,道:“这么着急动手吗?我以为,你会等到破境始终如一后。”

“那岂不是会让人祖久等?”

张若尘英姿挺拔似太古神山,声音浩荡传九霄:“我执掌九鼎,号令宇宙一切生灵一切道,今日便称帝!星辰所照,皆为帝界。海纳百川,包罗万象。”

每吐出一字,张若尘便前进一步,气势不断攀升。

“象”字落,势至巅。

九鼎宛若九位巫祖各自打出的一道天地手印,飞向无定神海。

时空人祖挥臂一指点出。

“哗!哗!哗……”

数千亿里的无定神海,无论海底、海面、海上,皆升起神阵。

阵法铭纹向整个剑界星域蔓延出去,将立在海边的纪梵心、石叽娘娘,以及池瑶等五人笼罩其内。

纪梵心处变不惊,没有要出手的意思。

其余修士,各施手段,抵御时空人祖布置的阵法。

“轰隆隆!”

九鼎从九个不同的方位落下,光明焚燃,黑暗吞噬,本源炼化,真理驯服……无数阵法被击碎,压得海水下沉,时空破裂。

虚鼎处于九鼎中心,比逆神碑更强大,可磨灭世间一切铭纹。

“哗!”

无定神海上,不仅五千多座天地祭坛释放出祭祀光柱。那些自古以来,建立在星球、岛屿、大世界上的祭坛,全部被时空人祖激活,与神界相连。

上亿道光柱并存,稳定天地,挡住九鼎。

“无定神海是本座的界域,哪怕大帝降临,九鼎归一,也得退去。”时空人祖淡淡说道。

“本帝要破的,就是人祖的界域。”

张若尘一脚踏向水面,顿时,形成一个天道脚印。

就像是受到共振,从张若尘的脚下开始,一道道脚印,进入阵法和祭坛光柱,沿海面一直行向归墟,登上冥国和剑界。

时空人祖轻咦一声。

这些脚印,是张若尘之前回到剑界的时候留下,每一个脚印都蕴含无极道蕴,是

只属于他的道法印记。

藏于“无”,隐于“虚”。

很显然,张若尘早就做好杀回剑界的准备,留了后手。

“破!”

一字念出。

这条长长的脚印痕迹,撕裂时空人祖的秩序场,破开路径上的所有阵法和祭坛,生生在无定神海之上打开了一条路。

张若尘从裂痕中,提剑闯入进去。

“张若尘,等你多时了!”黑暗尊主的神音响起。

一道连天接地的万象无形印,在海面上升起,于滚滚大浪中,盖压而来。

张若尘挥剑而出,剑意贯穿古今,蕴含造化的味道,绝非剑二十七可以比拟。

“哗——”

万象无形印被一剑破开,势不可挡。

张若尘锁定了黑暗尊主的方位,立即劈出第二剑。

黑暗尊主最强的,就是他的双手,内部交织“天始己终”级数强者的规则秩序,经万古岁月而不灭。因此,徒手接张若尘这一剑,

“轰!”

一击对碰,黑暗尊主倒退而回。

黑手掌心出现一道血痕,“天始己终”的规则秩序竟也不可挡。

“这才过去多久,他竟又强了这么多?”

黑暗尊主知道张若尘得到了量魔奧义,在不断吸收离恨天的量之力,但没

有想到他修为提升的速度会这么快。

“唰!唰——”

九鼎,以及池瑶、葬金白虎、吞云魔藤、灵燕子、怒天神尊进入无定神海,快速向张若尘汇合。

五大强者进入张若尘的小天地,化存。

为五团道光,与另外四十九团道光并至于第五十五团道光“奇域”,一直在张若尘体内。

刹那间,张若尘身上威势,攀升至新的高度,爆发出来的光华胜过世间一切星辰。

“轰隆隆!”

一步步向前,路经之地,天地祭坛皆被踏碎。

无定神海海水翻滚,沸腾不休。

“白元复生,怕也不过如此吧!”

见张若尘如此气场和战威,黑暗尊主立即退去,不想为时空人祖死磕这位绝代大帝。

遥远的星空外,第二儒祖欲要降临天庭,让张若尘顾此失彼,以乱其心。

无定神海之畔,纪梵心早有准备,取出天机笔,在《生死簿》上一笔一划的书写。

每一笔都化为,划破宇宙的天刀。

《生死簿》燃烧了起来。

待“颜”字写出,第二儒祖察觉到不妙,果断退回神界。

纪梵心没有继续写下去,不想因第二儒祖分心,她和张若尘真正的大敌乃是时空人祖。

“有些不对劲!”纪梵心察觉到了什么,望向归墟。

“怎么了?”

石叽娘娘问出这一句的时候,张若尘已经打进归墟,登上剑界大陆。

张若尘也隐隐感到不安,觉得时空人祖不该如此不济,因此,到达主祭坛下方,便停下了脚步。

一道苍老的身影,目光呆滞,跌跌撞撞的从祭坛中走出。

“劫老!”

张若尘语气平静,但内心却已经翻起狂潮,怒火与杀意要将天灵盖都冲破。

但,理智战胜了一切,立即后退远遁。

不想连累池瑶、灵燕子、怒天神尊他们死在这里。

可…………

还是迟了!

“我怎么在这里?”

劫天突然清醒过来,尚来不及观察四周,体内不动明王大尊的始祖神源爆发出炽

烈光华,瞬间身体灰飞烟灭。

毁灭光华撕开天地,电光火石之间,追上在空间维度倒退的张若尘,蔓延至他心口。

而池瑶、怒天神尊、灵燕子、葬金白虎、吞云魔藤根本承受不住,在始祖自爆神源的毁灭光华中,身体、魂灵、神海,包括神源,皆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痕。

在这刹那间,张若尘脑海中浮现出万千思绪。

劫天的始祖神源,被殒神岛主布置过,此事张若尘是知道的。早在黑暗之渊的混沌族,劫天就凭借殒神岛主给予的符箓,以调动始祖神源中更强的力量。

在天庭,张若尘专门仔细探查过劫天体内的始祖神源,并未察觉到问题。

但对上时空人祖,张若尘怎敢有半分侥幸心理?

因此,此次前来无定神海,根本不带劫天,以及与时空人祖有联系的日晷,将他们留在了真理神殿。

更让昊天看着劫天。以防万一!

劫天既然出现在此处,无疑是说明天庭也发生了巨变。

万代九祖体内的始祖神源不可怕,因为那些始祖神源早就存世上亿载,内部始祖力量十不存一,张若尘自认可以抗住。不动明王大尊的始祖神源,却属于这个时代,始祖力量更胜地藏王。

已经足够小心,却还是酿成大错。

在这生死一刻,张若尘终于明白,弱点就是弱点,根本弥补不了!时空人祖从来都没有打算用他在意的人威胁他,而是断定他不会杀劫天。

因为深厚感情,他没有提前杀死劫天,清除隐患,那么就要因这一弱点付出最惨烈的代价。

83中文网最新地址

推荐阅读:

猎天争锋 避孕药失效,我怀上了亿万总裁的继承人 网游校园 重生回末日前,靠系统建成避难所 停止内卷!满级幼崽只想摆烂 长相清秀,你说我是娘娘腔 负刀江湖行 强占:误惹冷清总裁 冥王令 满级悟性:从穿进自己写的小说开始 在名侦探世界的日常 直播算命小阎王在线教你做人戚檀 杨凌晨东方云冰 博越安雪 绝世圣医何必姐姐 救世主她睚眦必报 天才麻将教练 宋平存罗蒙凯 女圣 农门极品娘亲是散打高手 最强方士 奥古斯都之路 幻想回家之旅 万国财神爷 网游之疯狂人物 天妖帝主 末世五行记 跑马山传奇 我的风情女上司 网游三国之天策 灭尽苍穹 丑陋花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